草榴旗下网站:中国风草榴网

为什么有人不愿意认错?固执倔强下的认知失调

2016/11/22  阅读 (0)

摘要:在生活中碰到过这样的人吗?明明Ta的语言、行为、想法是存在错误的,并且你把证据摆在Ta的面前,对方却依然视而不见、不去承认自己的错误。

在生活中碰到过这样的人吗?明明Ta的语言、行为、想法是存在错误的,并且你把证据摆在Ta的面前,对方却依然视而不见、不去承认自己的错误。面对这样的人,人们往往感到愤怒又不解:为什么认个错就那么难呢?今天小编就来聊聊为什么人们不认错?如何科学地说对不起?

 

为什么人们不认错?

为什么有人不愿意认错?固执倔强下的认知失调

1. 为了避免认知失调

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指的是,当自我认知和另一种认知/信念发生冲突时,人们会产生的一种精神上的不适感。比如一个人自诩是个从不撒谎的、高尚的人,但是Ta又撒了谎,于是“我是个高尚的、不撒谎的人”(自我认知)与“我撒谎了”(对行为的认知)发生了冲突,造成了认知失调。

人们倾向于去消除认知失调,这种冲动不受人们的控制。一个人可以选择改变自我认知、或者改变对行为的认知来消除认知失调。比如撒了谎的人可以将自我认知变为“我是个偶尔会撒谎的人”,或者选择否认撒谎的行为。许多人会选择后者,因为意识到自己并不那么高尚完美是件让人痛苦的事。

因此,如果一个人的自我认知是比较完美化的、认为自己“不应该犯错”,那么一旦有人向Ta指出错误、威胁到了他们的自我认知,他们就会自动进入防御模式。而如果承认错误会付出的财务、感情、道德风险越高,自我遭受的威胁越大,人们的防御程度会越高、会更加激烈地拒绝认错(McKay & McKay, 2013; Tavris & Aronson, 2008)。

2. 虚假记忆成为帮凶

我们的态度和信念可能会扭曲我们的记忆。在过去,人们把大脑比作电脑,认为记忆就像储存在电脑里的信息一样,一直放在那里,只要我们需要回忆,就可以调取相应的细节。但事实上,我们并不能记住每一个细节,我们只能记住一些重要的事(Tavris & Aronson, 2008)。

而当事件过去,我们需要回想时,大脑会依照能提升自我(self-enhancing)的方式对记忆进行加工,将一些细节拼凑在一起,变成一段符合自己观念的、像模像样的故事。但这些故事中的片段,可能是当时真实发生的,也可能是道听途说、甚至凭空捏造的。比如,人们会坚持说自己目睹了一个他们实际上并没有目睹的社会事件;而被问及性伴侣的数量时,人们给出的数字往往低于实际的数量(McKay & McKay, 2013; Tavris & Aronson, 2008)。

同样,当人们被指出错误时,他们的记忆也可能发生扭曲,会按照更有利于自己的方式,重新编排这段记忆:可能会歪曲一些细节、或者重构事件的顺序、或者索性将一些不利于他们的部分忘却。这些都是无意识进行的,人们不会意识到是自己有倾向地合成了这段记忆,或者他们的记忆并不够准确(Tavris & Aronson, 2008)。

3. 我们只相信我们已经相信的

社会心理学家Carol Tavris与Elliot Aronson(2008)认为,人们往往存在一种假设:

(1)那些思想开明、公正的人一定会赞同理性的看法与信念;

(2)我所持有的信念一定是理性的,不然我就不会存在这些信念。

所以,当我们从其他人那里接受一个新的讯息时,我们会将它们和自己的信念进行比对,把符合自己信念的信息认为是理性的,而将不符合我们信念的信息认为是错误的,并且觉得那些持有不同观念的人之所以会反对我们,是因为他们存在偏见、不够理性,而不会意识到是自己的信念出现了错误。这也是为什么在很多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争论中,人们很难放弃自己的立场(Tavris & Aronson, 2008)。

4. 沉没成本太高昂

沉没成本指的是由于过去做出的决策造成的、无法被取回或者改变的成本。我们前期投入的沉没成本越大,我们越倾向于去维护已经做出的决策。因为一旦承认自己之前做出的决策是错误的,意味着之前所有付出的金钱、时间、精力也都成为无效的浪费。比如一位男士已经和女友交往八年,觉得彼此并不合适,但是他却不想承认他们彼此不适合并且分手,因为他感到自己已经投入了近十年的时间,放弃太可惜(McKay & McKay,2013)。

哪些人不容易认错?

为什么有人不愿意认错?固执倔强下的认知失调

 

1. 不相信人格会改变的人

Schumann和Dweck(2014)发现,如果一个人倾向于相信人格是可以改变的,那么他们更愿意承认错误、并负担起自己的责任;而如果一个人相信人格是固定的,他们会更倾向于不承认错误。

在一次实验中,79名参与者先回答一份问卷,问卷上同时有“人格不变”与“人格可变”的陈述,比如“人们无法真的改变自己的人格,有些人就是有好的人格,而有些人则没有”,或者“谁都可以改变他们的人格”,他们被要求回答在多大程度上同意这些陈述,并以此来区分他们是相信“人格不变”还是“人格可变”的人。

接着,参与者们被要求想象两个场景。一个场景是,他们答应邻居在对方离开时,给对方的植物浇水,却因为遗忘而导致植物坏死;另一个场景是,他们的同事发来了邮件,表明有一件很紧急的、私人的事情需要他们帮忙,但是他们却故意置之不理。

之后,他们做了一份测试,来判断他们在多大程度上会希望通过犯错来自我学习(“我可以从这件事中获得自我提升”)、或者学习更好地和受害者建立关系(“我会努力地处理这件事,以此来更好地理解我和邻居/同事的关系”)。同时,他们被询问是否愿意对受害者认错,诸如说出“我并没有提供你所需要的帮助,我这么对你很不好”。

研究结果显示,相信人格可以改变的人,越肯定犯错是学习的契机,也越倾向于对受害者认错。Schumann和Dweck(2014)得出结论,认为相信“人格可变”的人会相信自己的可塑性,他们希望通过学习来使自己变得更好,他们将认错看作是学习的机会,也更珍惜这些机会。

相反,认为“人格不变”的人会倾向于认为,自己的行为会显示出自己的一些本质,所以如果他们犯了错、并且对别人承认自己的错误,意味着他们会告诉别人自己是一个糟糕的人。

2. 智商高的人更不容易认错

心理学家Travis Bradberry博士指出,高智商的人更倾向于不去认错。因为他们很难发现自己的错误。每个人在思考时都或多或少存在思维盲点,比如偏见、或者有想不到的地方,但是聪明的人对自己的智商过于自信和依赖,他们习惯于快速地思考、快速地给出答案,而忽略详细的思考的过程,也就很难看见其中存在的盲点。

另一方面,由于聪明的人在过去普遍受到赞誉,他们也习惯于自己是对的一方,所以一旦有人指出他们的错误,他们会依照过去的经验、或者维护自己“我聪明、我是对的”的认知,来反驳对方或者拒绝承认自己的错误(Bradberry, 2015)。

3. 回避型依恋的人更不容易认错

Bartholomew(1998)用“回避亲密”与“焦虑被弃”两个维度来区分依恋类型。研究发现,焦虑被弃程度较高的人倾向于过度认错,比如,如果他们的伴侣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关心,他们会认为是因为自己犯了错,所以对方才不肯付出爱。这种自我责备符合他们对自己的认知:“我不够好,而对方总有一天会离开我。”(Mikulincer & Shaver, 2016)

而回避亲密程度较高的人更少承认自己的错误。在形成依恋模式的过程中,他们学会的是依仗自己的能力来自给自足、不要向依恋的对象去寻求支持和安慰,并且习惯性地用防御性(defensive)态度去面对他人,不断地否认自己的脆弱和自己糟糕的一面。如果别人要求他们承认错误,他们会变得非常恼人(annoyed)。他们会觉得自己的防御遭到了威胁,因为一旦承认自己会犯错,就意味着承认自己并不完美、需要依赖别人的帮助,而回避亲密的人会避免去依赖他人、也不希望他人依赖自己(Mikulincer & Shaver, 2016)。

4. 自恋型人格的人更难承认错误

自恋型人格的人很难承认错误。他们对自己有夸大的自我认知,在他们心中,自己是理想化的、全能的,是不应该犯错的。当被他人指责时,他们会采用撒谎或者否认的方式去掩盖自己的问题,用避免认错来满足自己虚幻的全能感(Heitler, 2012; McWilliams, 2011)。

为什么要认错?

为什么有人不愿意认错?固执倔强下的认知失调

1. 承认错误能帮助你从错误中学习

如果你选择否认错误,并且将错误推给别的人或事,你会错过从错误中学习的机会,因为你只是关注在把“推卸错误”这点上,而没有去尝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犯错,以及思考如何避免进一步犯错(Berkun, 2011)。

而且,通过向受害者承认错误,你获得了一个机会,能够与对方开诚布公地对这个错误进行讨论和对质。这有助于你更好地理解对方、学习怎么和他人建立关系,对方也能帮助你进一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Schumann & Dweck, 2014)。

2. 认错有助于你获得他人的信任

如果你勇于认错,他人会意识到,如果他们把事情交给你,而你即使犯了错,也能识别出问题,并且会重视真相和与他们的关系,甚于自己“不会犯错”的完美形象。他们会因此对你更加信任。

另一方面,如果你坚持不承认错误,也意味着你可能会寻找其他人、事、物来做你的替罪羊。他人会因此不信任你、担心:“我是不是会成为你的替罪羊?”人们不会喜欢和一个犯了错,却总是把责任推给他们的人相处(Winfrey, 2014)。

3. 帮助他人学会承认错误

如果你承认错误,你也是以身作则地告诉他人,承认错误没有那么可怕。如果你是领导者,那么你的下属会更勇于去尝试,也会更敢于对你坦白,因为他们知道你是允许犯错、而他们也是可以对你承认错误的(Llopis, 2015; Winfrey, 2014)。

4. 认错可能会减少后续的损失

有时承认错误,可以平息受害者的愤怒,降低他们对你的伤害。比如调查发现,如果医生敢于对病人承认自己的错误,病人会更少地去起诉他们(Robbennolt, 2009)。

5. 如果你不认错,错误可能会产生更多错误

如果你坚持不认错,你就必须花费更多精力在为自己辩护、和寻找其他原因上,你可能会一直处于为自己战斗的、紧张的状态,充满压力。而更重要的是,如果你不及时承认错误、却选择去掩盖,可能你会在这个错误的基础上,做出更多错误的决定和行为,投入更多的成本,反而造成更大的损失(Rhoades, 2016)。

如何科学地说对不起?

1. 尝试从他人的角度去看待自己做错的事情。

从他人视角反思自己的错误,可以帮助你了解对方可能的需求。比如你可以想一下,如果你是对方,在被这样对待后,你的心情会是什么样的?犯错者的哪些行为可以让你舒服一些?你会希望犯错的人做出怎样的补偿?这样在后续的沟通中,你就知道应该采取哪些方式,提出哪些补偿能平息事端甚至获得谅解(Wax, 2008)。

2. 做个详细的补偿计划。

承认错误、愿意负担责任意味着你需要做好准备,去收拾自己造成的不良局面。因此你需要在承认错误的同时,拟订一个详细的计划,清晰地认识到哪里出了错,目前的后果是什么,你可以做什么来尽可能降低负面的后果,以及你能采取什么措施,来使得自己在将来不会再犯同一个错误(Wax, 2008)。

3. 真诚地道歉

敷衍的道歉很难取得人们的认可。研究道歉的专家Lauren Bloom(2008)指出,一个有效的道歉具有以下几个要素:

a. 完全地承担起责任

承认是你自己的错误,而不要把错误推卸到别人身上,尤其注意的是,不要去责怪你要去道歉的人,即使你确信确实Ta也有错。另外,不要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或者试图降低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比如不要说“这件事其实没那么严重”。如果你的行为确实给对方造成了很大伤害,而如果你试图轻描淡写地掩盖过去,对方会觉得你没有真正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或者重视他们的痛苦。

b. 说明/做出赔偿

如果你觉得自己需要做出赔偿,不要逃避,即使做出赔偿的行为可能会使你不得不放弃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为了帮对方修车而不得不推掉自己的约会)。除了考虑用金钱进行赔偿外,也可能需要承诺会付出时间和其他成本来对对方做出弥补。

c. 表示你的感谢/欣赏

当你道歉时,可能对方会认为你来道歉仅仅是为了消除你的罪恶感,而如果你在道歉的同时对对方表达欣赏,对方会认为你来道歉并不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而是因为你看重Ta,看重和Ta的关系,比如你可以说 “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很希望你可以继续地在我身边”。

因此,一个好的道歉的例子可能是:“这件事我做错了,我不应该那时候对你说那么刻薄的话,很抱歉让你感到那么难过(完全地承担责任)。我能做什么让你好受一些?(说明/做出赔偿)我真的很希望这件事过去后,我们还能是朋友,因为我真的很重视我们两人之间的友谊(表示你的感谢/欣赏)”。

最后,在说出道歉的同时,也要积极地去聆听对方,要给对方表达自己感受的机会。这可能不是一个愉快舒服的过程,但是这非常重要。而且,在听的过程中,不能只是敷衍地回答或者点头,否则会让你的道歉显得很苍白,并且有可能会再次冒犯到对方。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问问题,比如“你的意思是……”,这样能帮助你更好地理解对方的需求,也能让对方觉得你希望能理解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