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榴旗下网站:中国风草榴网

什么是自恋型人格?川普就是自恋型人格

2016/11/22  阅读 (0)

摘要:国大选已经接近尾声。川普(Donald Trump),则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稳定地占据着各大媒体的最热文章榜单标题。由于川普种种离经叛道的行

国大选已经接近尾声。川普(Donald Trump),则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稳定地占据着各大媒体的“最热”文章榜单标题。由于川普种种离经叛道的行为,他的人格已经成为心理学家和媒体的热议话题。纽约时报评论称,“这是美国政治史上独一无二的时刻:一个主要政党的提名人是否有稳定的精神状态竟然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

 

什么是自恋型人格?川普的自恋型人格

什么是自恋型人格?川普就是自恋型人格

心理学家们认为,川普的人格的核心特质是自恋。临床心理学家George Simon表示,由于川普作为自恋型人格来说太过经典,已经成为一部自恋型人格的“行走的教科书”,因而他保存了川普的不少视频剪辑,作为课程和讨论的素材使用,而不必再专门找演员拍摄(McAdams, 2016)。

而随着关于他的人格的讨论越来越多,近几个月来,1979年发表的“自恋型人格清单”(NPI)测试竟然重新开始病毒式传播(Tolentino, 2016)。今年8月,有2.8万人集体请愿,要求川普去检查是否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

所以,川普是否有自恋型人格障碍?自恋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人格?今天我们以川普为例,来系统分析一下这种人格。

自恋型人格,是指个体需要不断从外部获得认可来维持自尊的一种人格特征(McWilliams, 2011)。“自恋”(Narcissism)这个词来源于希腊神话中,爱上自己水中倒影的少年纳西索斯(Narcissus),少年最终因为倒影无法满足自己而死,变成了一株水仙。

对自恋型人格的研究始于20世纪初的精神分析学界,到上世纪90年代,研究者又将自恋者分为外向型(自大暴露狂)和内向型(脆弱敏感型)两种。他们都自负、傲慢、夸大自己、只考虑自己的需求、无法共情,但表现形式不同。川普很显然是外向型的代表,也是很容易被识别的一种自恋者;而内向/隐性自恋者则更不容易被识别出来。

有心理学家认为,当代社会的一些特征,正在不断强化人们的自恋意识:现代社会的快节奏、社交媒体强化个人的形象包装,迎合了个人的虚荣心,也使得人们更重视短时印象,因为持久的品质只在小范围的、相对稳定的人群里才会受到褒奖(Cushman, 1996)。《纽约客》则总结说,“不良的自我关注”(toxic self-absorption)已经成为新的“美国病”。

DSM-5的统计称,在被诊断为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个体中,50-75%是男性。而如果在以下9个表现中有5个以上符合,则可以被考虑为自恋型人格障碍:

什么是自恋型人格?川普就是自恋型人格

 

1、自我重要性的夸大感;

· 幻想中,自己应该有着无限成功、权力、才华、美丽或理想爱情;

· 认为自己生来优越和独特;只能被其他特殊的或地位高的人或机构理解和交往;

· 需要他人过度的赞美;

· 有一种权利感,即不合理地期望特殊的优待,或者他人自动顺从自己的期望;

· 在人际关系上剥削他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利用别人)。

· 缺乏共情,难以认识到他人的需求、主观体验和感受。

· 常常嫉妒他人,或者认为他人嫉妒自己。

· 高傲、傲慢的行为或态度。

由于川普没有进行诊断,因此没有确切的诊断结论,但心理学家们认为他的很多表现高度符合这些标准。下面,我们会以川普为例,来阐述自恋者的几个基本表现:

2、对自我的无限夸大

精神分析大师科胡特将自恋的人称为“浮夸的自体”,他们的世界观建立在对自我的夸张想象中。

对于外向型自恋的人来说,他们对世界会采取两种主要的防御方式——理想化(自己)和贬低(他人)。他们会常规地夸大自己的能力、成就和重要性,常常表现得非常自负或者狂妄;而与之相应的是,他们对其他人要求苛刻,时常贬低或者批评他人(Kohut, 2013; McWilliams, 2011)。在本文的后半部分,我们还会详细阐述这种夸大和贬低背后的机制。

这在川普身上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他热衷于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一切,包括写字楼、酒店、大学和各种产品。他也不吝于用一切浮夸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比如他经常说出这样的话:“看不惯我的家伙们,抱歉,我的智商要高出你们一档。”“我实在是太聪明了。”甚至他还会说“我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在今年3月的共和党候选人辩论上,川普试图向听众强调他的生殖器很大,还拿出手比划,并顺便羞辱对手。在他父亲的葬礼上,他通篇的演讲都是关于自己是如何伟大,并且称“我爸爸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养育了一个杰出的儿子”。

自恋的人也有可能会把这种理想化也“转嫁”到某个特定的人身上,但这是因为这个人和自己有着某种关系,比如是自己的恋人、老师。通过认同这个人,和强调自己和他的关系,自恋者可以体验自我膨胀感。这种对他人的理想化,最终还是落回了他们自己身上(McWilliams, 2011)。

3、相信自己生来优越和独特

自恋者会认为,自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胜利者,他们生来就比别人要更优越、独特、更有天赋,即便他们并没有取得相应的成就。他们抱持这种强大的信念,认为自己天然地对世界负有责任(这或许可以解释在领袖人物中自恋者的比例较高的现象)。尽管他们可能并不是真的想造福社会,而只是需要这种作为救世主的感觉(APA, 2013; McWilliams, 2011)。

川普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就一直在努力树立一种强烈的信仰,让大家相信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很多坏的、有危险的事情(比如ISIS等),宣扬自己可以拯救这个“残废的美国”,让美国重新变得伟大起来。McAdams(2016)分析认为,这种救世主理念的宣扬,或许就是川普能够在基督教福音派白人群体中具有吸引力的原因。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竞选中,曾有一名12岁的女孩问川普:“我感到很害怕,你能为保卫这个国家做些什么?”川普拍胸脯保证道:“你再也不会感到害怕了。他们(那些坏人)才会感到害怕。”

4、缺乏共情

Christopher Lasch(1991)在《自恋主义文化》中说,对于自恋者来说,世界就是一面镜子,就像纳西索斯一样,他们永远只能从中看到自己,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因此,他们的世界里没有其他人,他们不愿识别或认同他人的感受和需求,无法不带有评判眼光地接受他人,也因此而缺乏爱的能力,无法和他人建立良好稳定的关系。对自恋者来说,他人只是自己利用、剥削和寻求心理平衡的对象。

因此,自恋者经常会不厌其烦、事无巨细地谈论和自己有关的事情,而完全不在意他人的看法,比如,他们会和前任炫耀“我找到了真爱”,或者和生病的人夸口自己的健康;而当他人表达感受和需求时,他们则完全不管不顾。

川普就是如此——他的眼里几乎没有其他任何人。即便是在他宣布麦克·彭斯为自己的竞选搭档、副总统候选人的演讲中,他也一直在夸自己,而没有介绍彭斯。当他大段地介绍自己的时候,他逻辑清楚,叙述流畅;但当说到彭斯的时候,他的演讲就会变得毫无章法,每隔几十秒就要插进一段对希拉里的无端攻击,或者对自己的夸夸其谈。

他可以完全不顾公众形象地攻击弱势群体,比如嘲笑身体残疾的记者,辱骂少数族裔。他还有大量侮辱女性的言论——今年10月,CNN曝光了川普的一段谈话,他大谈自己的3P、与女性在经期做爱的经历,评论说女人在30岁还是黄金年龄,35岁之后就已经失去价值,应该告别性生活。他结了3次婚,有5个孩子,每次出轨都毫不顾忌,并称自己有大量的“川普女郎”(还不忘吹嘘说,每次都是对方先被自己的魅力折服)。他还经常拿自己的妻子、女儿作为调侃对象,谈论她们的胸和屁股。他眼里没有“他人的尊严”这件事,他人都是抬高自己的工具。

5、撒谎和篡改

自恋者还有一个行为上的典型特点,就是他们经常会撒谎。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需要用编造的事实来获得关注,满足虚幻的、过高的自我感知;也有可能是为了在争辩中获胜,而用撒谎的方式来把事实扭曲到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很多自恋者甚至会矢口否认事实,说出那些公众明明知道是假话的事。

川普曾多次吹嘘自己身家百亿,即便是在媒体准确地计算出他的财产只有40多亿美元的时候,他依然坚持自己的说法。PolitiFact对2016年总统候选人竞选陈述的真实性进行了评估,结果发现,川普的话只有2%是真实的,7%近乎真实,15%有一半是真实的,15%近乎虚假,42%是虚假的,18%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Brooks, 2016; McAdams, 2016)。

 

关键词:自恋型人格 川普

女人最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痞气”男人最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