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榴旗下网站:中国风草榴网

加拿大与荷兰,乱世中难得的友好关系

2016/11/05  阅读 (0)

摘要:枫叶国加拿大与郁金香之国荷兰之间的深厚友谊,一直就像一首诗歌一样美好。从二战时期结下相互扶持的友谊,一直在默默的保持。人们从未忘记

枫叶国加拿大与郁金香之国荷兰之间的深厚友谊,一直就像一首诗歌一样美好。从二战时期结下相互扶持的友谊,一直在默默的保持。人们从未忘记对方的好,这在当代国家政治上十分罕见。

一、为什么加拿大和荷兰国家关系这么好?

加拿大与荷兰,乱世中难得的友好关系

1944年夏天开始,盟军士兵在欧洲帮助各个国家光复,受到了当地人民的一致欢迎。像英法这样死磕了几百年的老对手也缓和了民族矛盾,一度成为好兄弟。而有的国家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竟然也成了兄弟国家。加拿大和荷兰就是一例

二战后期,美国人和波兰人在荷兰东南省份奋战,而英国人则解放了荷兰的东部省份。加拿大军更多是从西北方向拖住德军,尽力营救荷兰平民。按理说,各方做的贡献差不多,加拿大没有理由特别受到喜爱。但是某种特殊的友情偏偏只出现在了荷兰人和加拿大士兵身上,这种特殊关系实在是耐人寻味。

这种特别的关系似乎也没有什么历史渊源,最早也就能够追溯到二战期间。1940年之前,这两个国家没有显示出任何超常的联系。尽管在殖民时期晚期,有许多荷兰人离开家乡前往北美在加拿大安居乐业,但这毕竟只是少数人的选择。更多人还是喜欢南下去美国。甚至更多的荷兰精英选择到荷兰东印度公司去冒险,亚洲的神秘感依然没有丧失。为了吸引来自欧洲旧大陆的最聪明头脑,独立之后的加拿大表现出了对荷兰移民的兴趣。当时加拿大的移民政策特别宽松,连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都给荷兰乘客打折。

到1911年,荷兰裔的加拿大人已经有了五万多,大多数都从事着农业。没错,荷兰人不仅是金融大亨,也是农业专家。由于加拿大地广人稀,农业机械化之前土地利用价值非常低,所以他们特别欢迎农业人口。在小国土上鼓捣了几百年经济作物的荷兰人正好弥补了加拿大经济的空白。加拿大政府承诺荷兰农民会给他们一片免税、基建完善的农基地。头脑精明的荷兰人立刻响应号召,跑到加拿大建立了几个农业社区,比如尼尔兰迪亚和诺贝尔福德(Neerlandia and Nobleford)。荷兰人利用自己出色的农艺技术,在加拿大这片又大又冷的土地上搞出了很多经济作物和畜牧业,顺便开垦了大量无人问津的土地。

尽管政府大力扶持,普通的加拿大人对荷兰却一无所知。和今天的中国人一样,他们知道这是一个有很多风车和郁金香的国家、那里的人们穿着木屐而不是溜冰鞋。这样的基本认识跟世界其他国家毫无不同之处,双方在战后的热烈碰撞之前,真的是互相迷茫的存在。

二、二战时期,加拿大是荷兰盟国

加拿大与荷兰,乱世中难得的友好关系

 

但是二战终究还是来了。战争刚刚爆发的1939年,英国所受到的威胁是加拿大人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当时中立的荷兰也还没有受到德国的入侵。但是一旦德国人看上了荷兰这块中立国,要拿下来还不是易如反掌。1940年3月份,荷兰被德国闪击战一下子打垮,皇室跑到了英国建立了一个流亡政府。这时候他们通过英国人的牵线搭桥连上了加拿大人,双方的缘分就此展开。1942年,后来的荷兰女王朱莉安娜陛下和她的两个女儿在加拿大渥太华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庇护所。第三个公主玛格丽特甚至在1943年1月份生于加拿大,所以她有时候也被人称为是“加拿大公主”。加拿大作为荷兰皇室的庇护所,渐渐进入了荷兰人的视野。他们开始意识到原来北美还有一个除了美国以外的其他大国。而作为新兴国家的加拿大也迎来了除了自己君主英王以外的另一位真正的王室,自然感到无比荣幸。

1944年,加拿大军配合美军重新登录荷兰。由于他们英式的制服,荷兰人一开始把这些大兵认为是英国兵。作为解放者的加拿大人受到了荷兰人民广泛的欢迎。1944年12月,加拿大的一位二等兵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普通的加拿大士兵也拥有赢得朋友和影响他人的技能,因为我们手中的巧克力和香烟就是最好的外交通行证。”荷兰北部省份的人们欢呼着朝运兵车抛洒郁金香,加拿大的军用车辆常常超载着荷兰郊区的民众进城。

但是在荷兰西部的情况就没有这么好了。1944年荷兰铁路工人罢工之后荷兰人更受到了纳粹的疯狂报复。所有人,不分贫富贵贱,都被切断了食物供给、煤气供给和电力供给。这逼得当地人砍伐树木毁坏家具来填饱他们那个小小的火炉。甚至那些老房子也直接被拆掉送进了火炉取暖。城市人口过得更惨,他们只能蜷缩在小小的房间里喝着又稀又馊的土豆甜菜汤,吃点发霉的黑面包果脯。要死不死的是这一年的冬天,欧洲又特别冷。到1945年4月,荷兰西部有一半的死亡都是因为饥荒。这一切终于在纳粹德国败退之后显出了曙光。

5月解放后,一位作家这样描写胜利的意义:“又会有食物了,又会有煤气电和水了,火车和电车又会重新运转,我们的人将会从纳粹劳工营当中返回,我们的囚犯和学生会回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我能够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也再不必害怕有车会闯到街上来,或者门前的门铃会在夜半响起。家庭会重新团聚,而我会骑着我的自行车到处游玩。纳粹士兵不会再射杀我,所有的广播也都对我敞开了电波。”

加拿大人的乐天观念和慷慨大手笔被荷兰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到战争结束前夕,加拿大的军粮运力已经可以每天给荷兰居民发送300吨的口粮,吃饱了饭看恩人,真是越看越开心。

三、加拿大人帮助荷兰经济复苏

加拿大与荷兰,乱世中难得的友好关系

吃饱饭就要想点高级的事,一个摆在荷兰人和加拿大驻军面前的大麻烦是怎么帮助荷兰尽快复苏。在一个所有的工业机器都被希特勒拿走的国家里,想要重建经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有的运输工具,从火车头到自行车都被偷走了,港口设施也毁坏殆尽。连房子都不够用,1/6的荷兰人口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由于堤坝年久失修,田野里泛滥的洪水也使农业一蹶不振。荷兰人愁眉苦脸,加拿大人此时则鼎力相助。

全荷兰的道路上奔跑着九百辆加拿大军方赠送的军用运输卡车;加拿大政府也提供了2500万加刀的免息贷款;士兵被布置在荷兰各地重新修复桥梁、清理路障;街面上的橡胶和大木头全部被清开。这些士兵甚至在当年秋天帮助荷兰人完成了一次秋收。加拿大士兵甚至用自己的津贴在荷兰的跳蚤市场疯狂采购,这也从一个侧面帮助荷兰民众尽早从匮乏中走了出来。(不过用的货币我之后会再提)

加拿大士兵在1944年冬天来到荷兰南部,在这个国家又呆了几个月,等待召回加拿大复员。最高峰时期在荷兰的加拿大士兵有17万人。即使是那些在德国的占领军也更喜欢在荷兰居住,因为在荷兰他们被认为是解放者而不是征服者。但是占领军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好做。在无聊的占领生活中,他们就只能够通过游览来打发时间。虽然荷兰人还是很友好,但是疲态已经显露出来了。所有人都在等待国防部抽签决定谁先回去。

在招待所和军人俱乐部里和当地人一起办派对就成了这些大兵打发时间的好方法。顺便,他们也把这个当作和当地居民建立感情的纽带。1944年和1945年的两次圣诞节,荷兰解放区民众和加拿大士兵都一起庆祝了圣诞节。里面还有一些有趣的插曲:有一位黑人士兵在派对上给孩子们表演一段舞蹈。当时有许多荷兰人从来都没有见过黑人。孩子们窃窃私语说如果掀起这个黑人的衣袖,就会发现这个人其实是一个白人。而当他们证实这个猜想是错误的时候,脸上的震惊溢于言表。

四、战后回忆,忆苦思甜感恩加拿大

加拿大与荷兰,乱世中难得的友好关系

温斯霍腾(Winschoten)的一位当地名人在给加拿大士兵的欢送信中这样表达了荷兰人的感激:“感谢你们对荷兰人超出意料的好意。感谢你们用自己无私的奉献给荷兰人带来了经济的复苏,帮助我们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加拿大人在驻军期间帮荷兰人组织了许多社区和体育运动,并且积极地参与到社区生活当中。温斯霍顿的兵站给当地居民提供了大量的食物、煤炭,并且帮他们重新修复了桥梁。突发奇想的驻军指挥官甚至还弄来了几辆运兵车临时充当公交车。更多的荷兰居民这样描写他们和加拿大士兵的告别:我们会永远保留这份美好的记忆。那些和你们一起度过的快乐夜晚、你们组织的派对、你们带给我们的笑声,会让我们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我希望你们在回国之后也能永远像我们一样快乐地生活着。加拿大和荷兰的友情天长地久。

二战的荷兰解放战争中,有7600名加拿大士兵阵亡。他们就被埋在荷兰和德国的边境上。这些人的牺牲没有白费,他们是加拿大和欧洲旧世界的纽带,让很多欧洲人觉得自己应该去加拿大这个国家看看。一位阿姆斯特丹旅游局官员在1945年这样写道:“想必加拿大能成为我们和海外的一个新桥梁。当我们的孩子在欧洲觉得缺乏空间的时候,就可以到那个帮助过我们的国家去为他们作出贡献。”

果然,这个预想很快就成为了现实。1949年,荷兰东印度公司破产,印度尼西亚独立。大批荷兰殖民者和当地驻军不得不返回国内。以荷兰巴掌大的地方和战后虚弱的经济,照顾这些凭空多出来的人口实在是捉襟见肘。加拿大又一次伸出了援手。通过两国政府和宗教机构的牵线搭桥,荷兰人很容易就在加拿大找到新的工作机会。自从八十年战争以来,荷兰人第一次不用再担心人口住不下的麻烦了。

学者们认为,加拿大和荷兰这两个国家能够好上有它的必然性:这两个国家都是君主立宪政体的人口小国——虽然加拿大块头比荷兰要大得多。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共同点为他们的情感纽带提供了深厚的基础,也使得双方的交流变得异常简单。